作为体育人,如何帮助我们国家早日实现体育强国梦,才是自己最应该考虑的。里约奥运会,我将继续带队为国争光!——于杰

  奇迹的背后,除了冠军们的过人天赋和刻苦训练,他们的恩师——八一体工大队举重队教练兼中国男举副总教练于杰功不可没。

  2017年4月5日,中国举重队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举行了男队、女队总教练的竞聘会议,里约奥运会前担任男队总教练一职的于杰继续竞聘原岗位。

  2021年7月14日,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名单公布,于杰担任举重项目教练。

  49岁的于杰来自八一体工大队,2007年进入国家队,在里约奥运会周期内先后担任男队副总教练和总教练,曾培养出廖辉、吕小军和龙清泉三位奥运冠军。

  2021年7月14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名单公布,于杰担任举重项目教练;7月24日,于杰作为教练带领侯志慧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49公斤级金牌;7月28日,于杰作为教练带领石智勇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重男子73公斤级金牌;7月31日,于杰作为教练带领吕小军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重男子81公斤级别挺举比赛还未结束的情况下,提前锁定冠军;8月2日,于杰作为教练带领中国举重队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87公斤级比赛金牌;8月2日,于杰作为教练带领李雯雯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重女子87公斤以上级比赛金牌。

  出生于湖北仙桃的他本来希望从事的是体操训练,所以对少体校举重教练在他7岁时投来的关注目光,他选择了拒绝,直到3年后,他才终于选择了接受。接下来的路可谓一帆风顺,13岁进省队,17岁进八一队。但是,随后的日子好像就变得不那么美好了。在八一队的前两年,他虽然依然是大家公认的“举重坯子”,成绩却一直徘徊不前,直到他转到于杰的手下。

  事实上,于杰体育生涯的起点确实不是举重,而是铅球与铁饼,直到1985年3月进入八一队,他才半路出家练起了举重,而且是绝对的重量级——100公斤级!作为一名大级别的举重选手,于杰是标准的身高体壮心细,善于用脑思考问题,所以尽管他作为运动员的最好成绩只是1989年在伊拉克举行的国际杯的冠军,1992年当他因病退役的时候,他的教练便认定他是块当教练的料,将他留在了八一队。

  于杰在八一队教练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几年,而且即便是在八一队他也是看上去最默默无闻的那一个。但,他也一直都是在默默努力的那一个。

  2007年3月,他带的队员赵启获得全国冠军,进入了国家队,他也跟着成为了国家队的教练。此时,廖辉跟着他训练也有一年的光景了。不过,尽管这一年的时间小伙子进步神速,在于杰的指导下基本弥补了抓举的弱项,但在当时国内69公斤级的所有运动员面前,都有两座几乎难以逾越的“大山”——同是奥运冠军的大神,张国政和石智勇!

  于杰做出的选择是:让廖辉直接面对“两座大山”。经过一番努力,他说服国家队的领导让廖辉成为了一名编外队员,就是可以跟国家队一起训练,但食宿等费用都需要自理。而为了不让廖辉有经济上的顾虑,于杰选择了由他来支付这些费用。于杰做出如此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让廖辉面对挑战,一方面让廖辉树立信心。结果,在福建马江基地的两个多月训练下来,廖辉便赢得了张国政的公开称赞:“这个小孩太厉害了!”因为“厉害”,廖辉很快就成为了国家队的正式队员。

  不过,直到2008年的奥运选拔赛以355公斤的总成绩拿下冠军并创造新的全国纪录之前,外界一直认为将代表中国参加北京奥运会的都是张国政与石智勇。对于弟子的进步,于杰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对于外界的追问却一直都是笑而不语。直到2008年8月12日廖辉拿下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奥运会上的第13枚金牌,他才终于对外吐露心声:“我完成了一件艺术品!”

  关于吕小军与于杰的结缘,外界一直盛传这样一个段子:2008年奥运会夺冠后,廖辉向吕小军推荐了自己的恩师于杰,“跟着他,一定能拿到奥运会冠军的”。因为廖辉的推荐,于是吕小军转到了于杰的门下。

  半年的磨合下来,吕小军进步明显,先是在全运会上获得了亚军,成功重返国家队。

  果然,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吕小军不出预料地登上了冠军领奖台,此时距离他转投于杰旗下也就是三年多一点的时间。虽然外界的传言被证实并不存在,但跟着于杰拿奥运冠军却变成了事实。

  也正是伦敦奥运会一役,让吕小军“破圈”——他的技术与能力得到了举重圈的肯定,他的肌肉线条则得到了健美圈的欣赏,使他拥有了大量的国外粉丝,“军神”的称号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传开。这种现象不仅在中国举重圈属于首次,放眼整个中国体育,也都属于屈指可数。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09年就心生退意的吕小军,在时隔13年之后获得东京奥运会金牌,成为了举重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奥运会冠军。

  拿下东京奥运会举重男子81公斤级金牌后,37岁老将吕小军一把抱起了场边的恩师于杰,后者挥舞着拳头庆祝。在这场比赛中,师徒俩祭出了一套教科书般的战术。

  “我为能有这样一名弟子感到自豪。”于杰是中国举重队男队主教练,也是吕小军的主管教练。看到吕小军拼下这枚金牌,山东大汉于杰差点落泪,“他是在跟一帮可以叫他叔叔的孩子比赛,这块金牌不是保,是拼出来的,把他的血性拼出来了,也给年轻人做了个榜样。”

  这不仅已经成为弟子对于杰的信赖,也成为了中国男子举重队几乎公认的“冠军定律”。

  从一名“战绩平平”的举重运动员,到东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唯一带队实现全员夺金队伍的总教练,于杰作为“金牌教练”的传奇依然在延续。而且,他透露,即将开始的全运会上,他将尝试发现“潜力股”,寻找自己的新弟子……

  于杰:“这么多年,我觉得对自己家人实在亏欠太多,每周最多只有一天时间回家。但我是一名军人,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得坚守自己的选择。”面对现实的种种诱惑,于杰并没有动摇,而是一个劲儿地感恩,“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党和军队却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我的团队让我赢得这么多的掌声。个人离不开组织,工作离不开团队,我要感谢组织的关心培养,感谢战友们的支持帮助。”

  而对于这位与自己当年级别最为接近的弟子(96公斤级),于杰的心愿同样非常简单:将他带上奥运冠军的领奖台。

  田涛是在2013年成为于杰的弟子的,当时他刚刚经历了一次严重的肘部受伤,不仅训练不够系统,状态也不是很好,尤其是受伤后的心理阴影对他训练的影响相当之大。所以,于杰接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想尽办法为他治疗伤病,帮助他从阴影中走出来。“他的身体条件相当好,所以只要解决了伤病方面的问题,提升几乎是必然的事情。”基于这样的认识,尽管田涛在跟随自己训练差不多一年时间后的表现依然是成绩没有明显提高,于杰却一直很淡定,相信他的“脱颖而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因为受伤的原因在最后时刻与东京奥运会擦肩而过,田涛虽觉得遗憾,但也完全理解,毕竟站在于杰与国家队的角度,确保状态最佳的选手出现在奥运赛场上才是更重要的,更何况最终派出的4名队员全部站在了冠军的领奖台上。更重要的是,他相信,只要自己跟着于杰教练一起坚持下去,那么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便依然有机会。事实上,这既是田涛的梦想,也是于杰对田涛提出的要求,更是两人共同的目标……

  中国男子举重队在东京奥运会上4人参赛全揽4金,可谓是不折不扣的王牌战队。

  于杰表示,队伍下一阶段的备战将重新打好体能基础,提升专项体能水平,做好运动员的伤病康复,在专项厚度上继续加强,“我们要在此前积累的基础上,帮助队员在体能、专项力量、辅助力量等方面开始一个新的循环和提高。”

  面对名利诱惑时,一个人如何选择、如何定位,就能看出他心中是否装着祖国、装着军队。

  无论是在八一队,还是国家队,抑或是身兼两职,于杰时刻牢记自己的军人身份。这不仅因为他心里有一份浓郁的军人情结,还因为他心中那份沉甸甸的家国情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