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国体育健儿连续收获“惊喜”,在三天之内有望递补五枚奥运奖牌,时间跨度则涵盖了2012年伦敦、2016年里约、2021年东京三届奥运会。在这三届奥运会中,原奖牌获得者因为违规使用兴奋剂而在反兴奋剂追诉期内被查实,原本排名靠后的中国健儿则按照程序则可以递补奖牌。

北京时间23日凌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公告宣布,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77公斤级冠军、哈萨克斯坦选手尼德札特·拉希莫夫因服用违禁药物将被禁赛8年。同时,他在2016年3月15日到2021年1月18日期间所取得的所有成绩将被取消。这也意味着在里约奥运会上屈居亚军的中国名将吕小军有望递补获得金牌,从而实现奥运会三连冠。

时间回到2016年8月的里约奥运会举重男子77公斤级比赛中。吕小军与拉希莫夫展开激烈的竞争,在抓举和挺举后,两人的总成绩都是379公斤,但吕小军因体重大于对手,最终遗憾获得银牌。

2012伦敦奥运会和2020东京奥运会上,吕小军曾两次拿下举重金牌,随着拉希莫夫的金牌被取消,吕小军有望在时隔5年之后,递补获得迟到的奥运冠军头衔,并实现“三连冠”。

在吕小军还需要等待正式的递补通知之际,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的三位中国选手切阳什姐、刘虹、吕秀芝以及2021年东京奥运会的苏炳添领衔的中国男子接力队则已经被正式确认递补金牌。这意味着,仅仅过去三天时间内,随着国际体育组织一系列反兴奋剂相关的判决出台,中国选手已得到了2金1银2铜的递补顺位,共计5枚奥运奖牌有望被判给中国运动员。

为什么这次中国选手递补的奖牌横跨了三届奥运会,尤其是2012年的奖牌为何到2022年才被确认递补?这是因为,在现代奥林匹克史上,使用兴奋剂和反兴奋剂工作是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关系,禁药的研发技术总是领先于禁药检测技术,查出来的是兴奋剂,查不出来的就是高科技。

从1964年奥运会引入的尿检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引入的血检,奥运会禁药检测的方式和技术不断升级。但每当禁药检测技术刚实现突破,一批更先进更隐蔽的禁药马上就被研发量产出来。反兴奋剂组织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来升级禁药检测技术,并进一步更新禁药名单。

正是因为禁药检测具有天然的滞后性,于是国际奥委会(IOC)和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达成了“反兴奋剂追诉期”的协议,即,WADA将选手的检测样品长期保存并在追诉期内不断用最新技术对其进行检测,追诉期最初是5年,后来延长至8年,近年来则已延长至10年。这意味着,只要在10年内检测出选手使用禁药,那就可以对其进行追诉并剥夺其已取得的荣誉。

此番,中国选手之所以能递补过去三届夏季奥运会的5枚奖牌,根本原因还在于,反兴奋剂检测技术在这十年间不断升级进化,这才让那些在赛时侥幸通过禁药检测的奖牌选手在追诉期内的追加检测中露出马脚。从某种意义上讲,随着反兴奋剂检测技术的升级和禁药追诉期的不断延长,那些真正诚实的奥运选手终会获得历史的认可和褒奖。

近日,世界田联官网已更新了苏炳添等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成员资料介绍,在荣誉一栏中,均添加了“奥运会铜牌得主”的荣誉。

2月1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公告,认定英国短跑运动员奇金杜·乌贾在东京奥运会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他在东京奥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和男子100米比赛中取得的成绩都被取消。

在东京奥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中,由苏炳添、谢震业、吴智强、汤星强组成的中国队位居第四,意大利队、英国队和加拿大队分获前三名。随着英国队的银牌被收回,加拿大队递补获得银牌,中国队递补获得铜牌——这也是中国男子田径接力的首枚奥运奖牌。

同样因为对手涉兴奋剂遭到判决,中国选手切阳什姐、刘虹、吕秀芝三人也得到了递补伦敦奥运会金、银、铜牌的资格。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女子20公里竞走决赛中,俄罗斯选手拉什马诺娃以1小时25分02秒的成绩获得金牌,并打破了世界纪录。俄罗斯选手卡尼什金娜摘银,中国选手切阳什姐获得铜牌,刘虹获得第四名,俄罗斯选手基尔佳普金娜获得第五,中国选手吕秀芝排名第六。但随后,三名俄罗斯选手的成绩先后因涉兴奋剂被取消。

3月21日,独立于世界田联的田径诚信委员会(AIU)宣布,拉什马诺娃涉兴奋剂问题,被取消了2012年2月8日至2014年1月3日期间取得的所有成绩,其中包括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金牌,以及2013年的莫斯科田径世锦赛冠军。

这一判决也意味着中国选手切阳什姐获得了递补奥运金牌的位置。另外两名中国选手刘虹和吕秀芝将递补获得银牌和铜牌。与此同时,刘虹还将获得2013年世锦赛女子20公里竞走金牌的递补顺位,有望成为世锦赛“四冠王”。

但迟到的冠军,对于运动员来说其实很残酷。最美好的年纪,付出了努力,却无法享受冠军的喜悦,对于以体育为生命的顶级运动员来说,实在是一大遗憾。

在判决出炉后,首位藏族奥运冠军切阳什姐在微博上表示:“足足过去了十年,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我的奥运冠军,得知消息后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我能成为自己心中的冠军,开心我可以拥有奥运金牌,虽然很多事情已经过去了,也不会拥有,但我有证明自己的奖牌。难过是我没有感受过冠军的样子,没有得到奥运冠军的光环,虽然光环是一时的,但那一刻的光环我想拥有,没有得到或许能得到的自身价值,但过去已经过去,要想得到的依然在努力。”

回顾现代奥林匹克历史,兴奋剂(Dope)与现代奥运会几乎是同步出现,从1896年首届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中,选手们就被发现服用自制的兴奋剂——用鸡蛋清混合士的宁,这被视为有助于提升成绩。而在1904年第三届圣路易斯奥运会上,马拉松冠军托马斯-希克斯就在率先冲过终点线后突然摔倒昏迷,事后他被查出服食了大剂量的混有鸡蛋清的士的宁,这开始引起外界的关注。

由于不断有奥运选手因为服用各种兴奋剂而在赛后昏迷甚至猝死,这让国际奥委会痛下决心,决定从1964年开始引入兴奋剂检测,最初是通过尿检方式来核查,此后在1989年,国际滑雪联合会首次在世界滑雪锦标赛上首次进行血检,国际奥委会在2000年正式引入比尿检更精准的血检EPO检测方式。几乎每隔几年,WADA就会升级禁药检测技术,而在今年年初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则首次使用了更加简单快捷的干血点检测技术。

对中国而言,兴奋剂是舶来品,中国体育最初接触到这种“高科技产品”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前东德教练来华执教时期。毋庸讳言,中国也曾出现过兴奋剂丑闻(1994年亚运会结束后一个月,中国被告知有17名中国选手尿检呈阳性)。但随着中国开始申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决心重塑国际形象的中国体育人则成为了反兴奋剂的正面典型,并因此广受国际体育界的好评。中国体育长期坚持对兴奋剂“零容忍”的原则,选手们被要求“拿道德的金牌、风格的金牌、干净的金牌”。

2022年2月24日,国际检查机构理事会主席及总干事共同致信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主任陈志宇,对中心在北京冬奥会反兴奋剂工作中所做的巨大贡献表示由衷称赞和感谢。

1月20日,北京冬奥组委在官网宣布,与国际检查机构、国家体育总局、公安部、海关总署、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共同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将在反兴奋剂信息和情报方面开展合作。

在北京冬奥组委和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共同努力下,由中国自主开发制造的“黑科技”干血点器材“贝壳”亮相,也使北京冬奥会成为首个开展干血点常规检查检测的奥运会,中国成为首个在奥运会正式实施干血点检查和检测的国家。

通过抽取运动员60微升指血,血液自动流入滤纸,形成血点,干燥密封保存。短短几分钟,干血点样本就采集完成,而后样本无须恒温保存,即可传送至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赛事结束后,干血点样本将和其他样本一起被运送至瑞士洛桑进行长期保存,在10年之内,样本可根据要求进行复检。

在境内赛事的兴奋剂检查上,国家反兴奋剂中心、体育总局及各协会对赛事的要求也在最高水准。2021年7月20日,体育总局公布了最新版的《反兴奋剂管理办法》,与2015年版本相比,在职责要求、处罚措施上,都明显更加严格。

比如因为兴奋剂违规被禁赛一年以上的,不能入选国家队;运动员发生兴奋剂违规,要处理直接责任人和主管教练员等相关人员;根据调查结果依纪依规追究运动员管理单位领导人员和负有责任的管理人员的责任。

2020年1月1日,我国冬奥首金得主杨扬正式出任成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副主席,这是中国人首次进入该机构最高领导层。

杨扬曾指出对运动员支持团队进行反兴奋剂教育的必要性:“运动员成长环境是非常单纯的,周围的人对他们影响巨大。我们看到有些地方,兴奋剂已经成为‘文化’,宣扬的是你不吃(药)别人吃,你就会吃亏,这是巨大的问题和隐患。”而除了教育,对其团队加大处罚力度也是必要的。巴赫主席也曾在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上的发言中表示:“反兴奋剂工作要加大打击和处罚运动员支持团队的违规行为。”

中国近年来不断通过立法来从严打击兴奋剂产业链,持续加大立法力度,推动“兴奋剂入刑”。2019年11月18日,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司法解释主要是惩处走私、非法生产、销售兴奋剂和组织、强迫、欺骗、教唆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等违法活动,打击运动员背后的违法主体。2020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增设与兴奋剂有关的罪名,并于2021年3月1日开始施行。此次修正案的通过意味着中国在反兴奋剂斗争中迈出意义深远的重要一步。

纵观全球范围,美国反兴奋剂局(United States Anti-Doping Agency,简称USADA)长期以来在反兴奋剂方面都堪称典范。USADA不仅在禁药检测方面的技术迭代和准确率是世界一流水准,而且在向污点选手追责方面也是力度最大。USADA曾将在悉尼奥运会夺得3金2铜的“女飞人”马里昂-琼斯等多位美国名将送上法庭并最终判刑入狱。

最让外界肃然起敬的就是,2012年,USADA通过严密调查拆穿了号称“史上最伟大自行车运动员”、美国励志偶像兰斯-阿姆斯特朗的“药魔”真面目,并最终坚持要求剥夺阿姆斯特朗1999-2005年连续七届的环法大赛冠军头衔并对其终身禁赛。

最初,作为自行车主管机构的国际自行车联合会(UCI)并不愿意打破阿姆斯特朗的七连冠光环,他们认为UCI是全世界唯一有权作出对于阿姆斯特朗各项惩罚决定的机构。而且,案发时所规定的禁药追诉期为8年,这意味着1999-2004年的冠军头衔已过了禁药追诉期。但USADA却坚持己见,单方面对外宣布他们倡议全部剥夺阿姆斯特朗的七连冠头衔,并要求对其进行终身禁赛。最终迫于舆论压力,UCI宣布支持USADA的判决。

当前,中国正在全力建设体育强国,中国需要增强的不仅仅是国民的身体素质,还要在反兴奋剂方面成为全球体育的榜样,对于那些污点明星不怕自揭家丑。此前,中国女子举重在北京奥运会上的金牌成绩,曾因兴奋剂风波被取消。而“孙杨事件”引发的争议,在经过持续的发酵后,更坚定了中国体育反兴奋剂的决心。近日中国运动员频繁因对手涉兴奋剂而递补获奖牌,在值得祝贺的同时,也提醒我们,应将反兴奋剂继续下去,继续干净地竞赛,干净地争夺荣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